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冰糖鸡蛋

2018-12-06 19:12:39
冰糖鸡蛋 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。

正在粤东山村插队务农的我,突然听闻国家准备恢复高考,一开始半信半疑,在外工作的父母来信确认,并催促赶紧准备。

于是,我振作精神,竖起脊梁,进入了紧张的复习状态。

我插队的地方,是个将近三千人口的大村庄,前有水塘,背靠大山,巷子很窄,房屋密密麻麻。

阿嫲住得离我很近,就隔着两间邻居的屋子。

村里虽有电灯,但常常停电;别说电视机,连收音机都不多见。

入夜以后,除青年间比较热闹,一般人都睡得很早。

我家是例外,除我夜里读书,还有就是窗外刚好有1公用的碓臼,傍晚或凌晨时分,敦敦之声不绝于耳。

舂米或舂粿须两人配合,一人脚踏让碓上扬下落,一人在石臼边抹匀被舂的稻谷或粿粞,劳作时说说笑笑。

晚上九点后,人声渐歇,书屋方才安静下来,那是我凝神静气温习功课的好时光。

自从打定主意参加高考,我每晚都会复习到一两点。

阿嫲不知从哪里打听到,熬夜很伤神,吃隔水炖的冰糖鸡蛋可润肺滋阴,属于温补。

于是,每天晚上十一点半左右,阿嫲就会打开门,冲我的住处喊一声“平原——”。

夜深人静,听得很清楚,我赶紧放下书本,跑过去吃一碗又香又甜、软硬适中的冰糖鸡蛋。

吃完宵夜,继续回去念书,阿嫲总不忘叮嘱一句,别太晚了。

阿嫲耳朵很好,我偶有太迟睡觉,第二天她就会提醒。

有天饭后,阿嫲突然说:考大学很好,但别走得太远了。

我一时不知怎么回应。

阿嫲又补了一句:将来出去读书,别娶不会说话的老婆。

阿嫲不会说普通话,怕跟孙媳妇无法沟通。

我当时笑了,说阿嫲你想得太多了,还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呢。

事情的进展果如阿嫲所料,我真的考上了中山大学,毕业后又到北京大学读博士,不仅越走越远,而且还娶了个北京姑娘。

次回乡,妻子临时学了几句潮汕话,现学现卖,虽然发音不准,阿嫲还是很高兴,逢人便说,这孙媳妇好,“会说话。

”我明白阿嫲的意思:孙媳妇虽不懂潮汕话,无法跟她多聊,但体贴人情,会哄老人高兴,这就行了。

阿嫲不识字,但崇尚读书。

父亲七岁那年,阿公就因病去世了。

孤儿寡母,生活不易,可非要争口气不可。

先卖首饰,后卖田地,阿嫲居然供父亲从小学念到了高中。

若不是父亲受共产党影响,中学没毕业就上山打游击去了,说不定还能供他上大学呢。

为供父亲念书,阿嫲很舍得花钱,不用说,因此也就家境衰落。

也正因此,陪伴我回祖籍插队务农,阿嫲支持我“耕读”。

知道参加高考很要紧,从不唠叨我深夜读书,只是暗暗打听补身子的办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